KFC土豆泥

ヘ、いらしゃい!

【SA】东京暖流(一)

随便写写,没什么思路。

上周的天气预报说这是日本近二十年来最冷的冬天,果然名副其实。不过11月末的时候,天气已经冷得不像话。涂了一层又一层唇膏的嘴唇还是干得起皮,一到户外就浑身抖抖不得不把手插进大衣口袋里。

作为一个时时刻刻活力四射的幼儿园老师,也难免被一阵冷风刮得溃不成军。樱井转身义正言辞地把小朋友们带回了室内,决定和园长提议取消下午的自由活动,就在室内玩玩丢手绢就可以了。

樱井翔哆哆嗦嗦,小孩子却仿佛不知道热冷,精神好得不得了,笑嘻嘻地把樱井往门外推。樱井和为首那个不过5岁却壮得像小牛的男生玩儿了一会儿相扑,园长在门外敲敲门,在一阵又一阵“绊倒他!”的起哄声里用力咳嗽了两声。

“啊?园长?等等我马上来……啊!”
一个分神,被对方使劲一推身子一晃,也就顺势躺在地上一副被干掉了的样子,一边试图抓住骑在身上作威作福的男孩子的手,一边艰难侧了侧脑袋回头和园长搭话。
“怎么了?”
“樱井君,能过来帮我办个手续吗?加藤君今天请了病假。”
“哎,就来!”


一进园长办公室樱井暖和地长长舒了口气。沙发上坐着一对母女,见他们进来后马上站了起来鞠躬示意。
“请坐吧。”园长摆摆手,“这是樱井君。樱井君,这是明年开春想来幼儿园插班的相叶太太。”
那是樱井翔唯一一次见到这个年轻到让人有些担心的妈妈,以至于日后偶尔回想起来,连对方是双眼皮还是单眼皮都记不得了。
记不得也好。

互相点头示意后,樱井注意到那个小女孩。她看起来很瘦,低着头,个子小小地,总是习惯性地拽着妈妈的衣角,但确确实实是个看上去很听话的小姑娘。樱井翔心里一动,掏掏裤袋,像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小猪钥匙扣,“送给你好不好?”

女孩子几乎是马上抬起头看着妈妈,直到妈妈点了点头才怯生生接过那个钥匙扣。

“还不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女孩子把钥匙扣紧紧攥在手里,又往后退了两步,才极小声地道了谢。
声音轻轻细细地,微微有点甜哑,是女孩子里少见的音色。樱井翔也算是和不少小朋友们接触过了,这样的声音还是头一回听见。
嗯……如果非要做什么比喻的话,大概是盛夏里冰镇的沙瓤西瓜吧。这么想着,仿佛疲倦的喉咙真的有清甜的汁水流过。樱井忍不住蹲了下来想要仔细打量眼前的小不点,却没有防备地被一双漆黑的眼睛吸引。
那可真是,像夏日繁星般几乎要把人包覆其中的眼睛。
一个多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尽管是毫无了解的初见面,一向自诩待人接物理智辩证的樱井,得到了这么一个没有根据却自信满满的结论。

之后就是寻常的流程,做母亲的抱怨着刚搬家,附近幼儿园人满为患入学困难,所以尽管这里离家里远了点也实在不愿意再折腾了。园长表示了理解,但考虑到是插班,还是要拜托樱井君进行一些简单的测试。

测试结果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叫sakura的小姑娘非常聪明。樱井甚至觉得,和班上最聪慧的momo酱也差不多了。
于是办好了入学手续的备案,只等开春后来报到了。
出了办公室道过别,樱井转身准备回教室,却感觉有一股小小的力气拽住了衣角。

“嗯?”

樱井回头,只见sakura地从斜挎的兔子包里左摸摸右摸摸掏出刚刚园长给她的一盒糖,两只手费力地打开,用那双夏夜繁星的眼睛上目线看着樱井:“老师要不要吃糖?”

当下被萌得七荤八素的樱井还不知道这双遗传自某人的眼睛的本尊杀伤力究竟还能有多大,忍不住含着糖鼓起腮帮子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真萌。真萌呀。



所以尽管办理入学手续那天忙得焦头烂额,见了无数家长和小朋友,开学当天樱井翔还是很快在人群中认出了她。

只是这次手里攥的不再是女人的衣角,而是一双年轻男人的手。
忍不住冲她小幅度挥挥手,本以为这么小的孩子应该早就把自己忘了,没想到对方眼神一亮,雀跃地蹦了起来。

“sakura,还记得我吗?”

“记得!”女孩子把手伸进年轻男人的裤袋,掏出一把钥匙,“是送我小猪的老师!”

短短几月不见,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活泼开朗。脸蛋红扑扑的,声音清亮了许多,好像还胖了一点,穿着漂亮的小裙子一蹦一跳。本来就心怀迷之好感的樱井心里荡漾起一种老父亲的波浪,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女孩子毛茸茸看起来很好摸的脑袋,抬眼的一瞬间却愣在当场。

哇,樱井翔忍不住在心里敬仰了一下神秘而伟大的生命力量。

遗传这东西,当真是神秘又美丽了。

如出一辙的黑眼睛,如出一辙看起来柔软的头毛。对方看起来很时尚,时常被说品味不好的樱井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却又看不出简单的开衫七分裤哪里入时。
难道是穿的人的原因?

“初次见面,我是sakura的爸爸。”年轻男人微微鞠了躬,“以后sakura还要劳烦您多多关照。”言罢一个微笑。

什么叫开口跪啊。
这哪里是遗传,根本是克隆吧!
樱井迷迷糊糊地想着,自己如果有个女儿也会这么像的吗,笑声绕梁三尺那种?
但是话说回来,虽然对sakura很抱歉,但爸爸的声音简直就是升级版啊。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熊本县的西瓜?
啊,想吃西瓜了。


“哪里哪里。”

神游几秒后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感觉衣角被微微拽了拽,“老师叫什么名字?”

“我啊……”樱井翔蹲下来歪了歪头,“老师的姓和sakura很像哦。是sakurai。”

“老师,名字和女孩子一样。”小姑娘咯咯笑了起来,“sakura叫你樱花老师好不好?”

“sakura,不可以没礼貌哦。”年轻爸爸也蹲了下来,“小孩子说话,老师你别当回事。”

“没关系,”樱井翔笑起来,眉眼弯弯,“我觉得挺可爱的。”

于是相叶雅纪对樱花老师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像是连多男主般伴着春天气息的笑容。
什么,现在连幼儿园都要靠颜竞争上岗了么?
相叶雅纪突然莫名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摸了摸耳垂又捏了捏下巴,脸有点红:
“那以后还要麻烦樱花老师多多关照了。”

此时此刻的两个人,心里都只想到了一件事:
看来日本近二十年最冷的冬天,终于要过去啦。


不知道笑容是不是真的可以感染别人,上班的路上相叶雅纪心情久违地好了起来,哼着小曲打卡时隔壁人事部的同事凑了过来,“哟哟,这不像是一个刚离婚不久的单身汉的精神状态啊。”

“你要是愿意现在去给我买个早饭我心情会更好,”一肘子顶开同事,“要不然就滚回去上班,擅离职守,小心我告诉你们那个面瘫部长。”

同事一脸的啧啧关心你还不愿意,扭回去上班了,临拐弯儿扔了句晚上一起喝酒。
大清早就约酒的放眼整个公司也就是J大爷没谁了。

本想着还要照顾sakura正打算回绝,突然想起最近因为离婚的事儿他家母上也过来给自己处理杂务还没回老家。相叶雅纪挠了挠脑袋,扔了一句能去就去,坐下来又不自觉傻笑了一会儿。直到看到远处自家那个咋咋呼呼的部长顶着中分头拎着一袋小笼包从电梯里出来才赶紧低下脑袋装作翻找文件的样子。

心里却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提醒自己记着待会儿给润君发个确认信息,顺便把今早校方给的班主任联系方式存了。说起来真没想到sakura会分到那个长得好看的老师班上,也不知道校方给的电话是公事电话还是私人电话。那个联系方式,应该是用来谈公事的吧?

如果聊私事儿呢?

什么私事儿?

相叶雅纪知道自己脑回路一向清奇,然而这个思维扩散简直过分地毫无道理可言嘛。想到这里,手上没有灵魂的翻找动作都停了下来,忍不住晃了晃脑袋。
肯定是没吃早饭低血糖了吧,才想些有的没的的怪事。
明明眼下最该操心今天是sakura第一天上学,要是不太适应可怎么办。她那么黏着自己,早上分开时似乎都有些不情愿。
啊,但是如果是那个老师的话,应该会有什么办法的吧,毕竟看上去那么温柔……

打住打住,相叶雅纪你还有完没完了?

忍不住嫌弃地自我吐槽,也许真的是这段时间处理那件事情太过操劳,几乎没什么和朋友聚聚的时间,以至于看到个不错的小伙子都想和别人多聊两句交个朋友。
是时候出去放松一下了,也是时候展开新的开始了。相叶雅纪想着,让润君晚上多叫点人吧,趁着母上还在,一两次应该没关系吧。接下来的人生,稍微依赖一下命运顺其自然听上去也不错。

但对某些人来说,把一切交给命运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罕见地双手合十拜托了园长,才成功把sakura塞进人满为患的薰衣草班的樱井翔,深深明白这一点。
他把自己有点反常的行为归结为sakura实在是太可爱了。
一个看上去无懈可击的理由。是啊,谁能否认这一点呢?

樱井翔愉快地想着,把刚开始上班就盼着下班后那位年轻的爸爸来接孩子这件事也合理化地说服了自己。

面对教育出这么可爱的女儿,看上去又温柔又时尚的人,水瓶座的交际技能此时不上线更待何时?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