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C土豆泥

ヘ、いらしゃい!

恋爱吧。

第一次发。
没有逻辑。没有主线。没有文笔。
总之。三无产品请慎重阅读。稍有不适一定要迅速撤离。


八点起床。二十出门。

掐的准的话会在扔垃圾时遇到,懒洋洋地打个招呼,然后一前一后进去同一家便利店,对方买一罐豆浆,自己通常是叉烧包。走到车站刚好吃完,再一起搭电车,到市区去上班。

有时需要刮个胡子,见面地点就变成了车站前。大老远就能看见对方咬着吸管,冲自己挥一挥被热腾腾的叉烧包熏满水汽的塑料袋。

住同一所公寓,搭同一班电车,去同样的公司上班,简直像在拍月九。

明明又没有女主角。

二宫和也常常觉得,其实也就是早起来5分钟的事,可是清晨大脑的CPU往往处理不了这项请求。

所以现在樱井翔站在他身边,正装被挤得微微变形,发型凌乱领带扭曲,正试图从拉着吊环的手臂中探出一张脸和自己讲话。

“啧,你能不能换个手拉。”

“哦。”调整了姿势后谈话变得顺利了许多,樱井整张脸也转了过来,“所以说,晚上有个联谊,一起去呗?”

“不去。”

“诶,那你的份子钱我出?”

二宫翻了个白眼,“……你图个啥。”

身体突然靠近,“图你的人呗。”

又来了,这种玩笑话。

懒得理那个一脸灿笑的人,二宫转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果然还是应该早起那5分钟的。

这样也就不用故意增加每天相处的时间,故意在倒垃圾时正好碰到,故意佯装什么都不在意。

甚至包括喜欢你这件事。

樱井翔刚搬来那天二宫正在家里睡觉。被外面的动静搅得不堪其扰,气压极低地圾着一双人字拖出去看,正好和扛着微波炉满头大汗的樱井翔打了个照面,顿时睡意全无。

喂喂,这不是公司的前辈嘛!

对方也是吓了一跳的样子,随后又笑了起来,“二宫君,我们真有缘呐。”

结果自己也参与了劳动。看樱井翔打发搬家工人离开,二宫和也也打算告辞。

“那怎么行!我请你吃饭吧!”

笑得人畜无害的大好青年,分明还是和公司里一样热情。

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什么时候开始不用敬语,什么时候开始没大没小,什么时候有了对方家里的备用钥匙,什么时候成了亲近的朋友。

二宫和也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天生日,樱井翔给他准备了生日蛋糕,闭上眼睛许愿时脑子里一闪而过的脸,竟就是面前的人。樱井翔问他许了什么愿,他含含糊糊敷衍了过去。

总不能告诉你,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吧。



近几天工作都还算轻松,磨磨蹭蹭晃到下班,刚想脚底抹油就被拉住了单肩包带子。

“大骗子!你明明答应了我的!”

“滚你的啊放开我我要回家打游戏。”

“不行!你答应我了!”

一路拉拉扯扯,最后还是到了烤肉店门口。

刚进门就看见相叶雅纪冲自己挥手。一脸老大不情愿地挪过去,被烟熏得还没看清哪里有空地儿能容得下两个人,就被还算熟识的女同事拉着坐下催他表演魔术。

“二宫君变魔术超级厉害的哦,”女同事向对面女孩子们介绍,那些不知道是OL还是三流模特的姑娘就哎哎地起着哄。

抬头看见樱井翔已经坐到了大野智旁边,并没有要看向自己这边的意思,一盘新上的牛舌也已经在铁网上发出滋滋声,翻个面就看到了深褐色的印记。

喂喂,明明是你拉我来的啊。

赌气地把手伸进口袋。

“给你们看看我的新作。”




“喂!烤过啦!这样的牛舌怎么可能好吃!”松本润终于忍不住抢下大野智手里的铁夹,“对你这种人,一点都不能疏忽!”

被骂了的人撇撇嘴。谁让你光顾着和小姑娘讲话。

松本润挑挑眉毛,“nino在那一桌变魔术,那些小姑娘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过来。”说完还不忘补刀,“烤成这样的牛舌,哪个小姑娘也不愿意吃。”

“无鲁赛,翔君全部吃完了。”

被点名的人从碗里抬起头,“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又伸长脖子看了看,“nino他们好热闹哦。”

松本润一脸嫌弃,“啧啧啧,约人家来玩的是你,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可怜。”

“回家去也没饭吃,”樱井翔又一头扎进碗里,“今天晚上停水又停电,前两天就贴在告示栏了,那个家伙从来不看。”想了想又补充,“不过早知道这么多小姑娘,我就约他两个人吃饭了。”

松本润张了张嘴想吐槽几句,又忍住了。

这两个人啊,还是顺其自然吧。

况且邻座相叶雅纪已经用拙劣的方法要到了几个女孩的电话,一个高兴不小心多喝了几杯,已然有些醉意,想扯人家姑娘的手却摸到松润腿上,双眼朦胧,“润子,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再来一个我也不够操心你们的!哼!




最后竟然也折腾到了深夜。有人嚷嚷着续摊续摊,也有人好啊好啊地应和。二宫和也喝了不少,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拉着人就要玩个魔术。

樱井翔叫了辆车,扶着二宫和也上去。对方十分不配合,嘴里嘟嘟囔囔地,“不要不要你是谁啊一股牛舌味!我要J送我回家!”

J一手拖一个,用眼神和樱井翔大义凛然告了别。



车上倒是老实了不少。身体小幅度蠕动了一下,就慢慢悠滑到樱井翔大腿上,脑袋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左右蹭蹭。

忍不住下手把嘴唇捏成小猪嘴。

小猪无意识地哼哼了两下,伸出舌头想要舔舔嘴唇。

被微微舔过的手指像烧着了一样发烫起来。却又舍不得放开。

樱井翔比二宫和也早一年入社。带着新人参观公司时,才注意到躲在人群里低着头不起眼的二宫和也。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睛,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楚。

忍不住在他抬头时多看了两眼。

樱井翔没有花粉症,却感觉有什么细细的颗粒,顺着鼻腔,顺着食道,一路钻进肚子里,悄悄生根发芽了。明明没有甜言蜜语的滋养,那植物的根系却一天天繁密,虬曲着,绾绕着,细嫩坚决地布满了整个心脏。

随后以前辈的身份接近他,用工作上的,生活上的理由,甚至于打听他的住址后搬家,活脱脱一个斯托卡。

毫无防备地躺在一个斯托卡腿上,还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二宫桑,这样可不行啊。

“喂,你醒着吧。”

“……才没有。”被捏住嘴巴的人哼哼着吐出几个含混不清的字。

另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挠着二宫和也的手心,“再这样下去,我觉得自己会没耐心啊。”

大腿上的人一动不动。

“喂。我说你。别装啦。”

“我装什么啦!”

身子突然靠近。

又来,二宫心想,一股牛舌味。

“当然是……醉酒这件事,还有,喜欢我这件事。”

松开手,取而代之的是嘴唇。

“我也不想再装啦。喜欢你这件事。”

fin.




番外

路灯打过后视镜。司机眼中寒光一闪。

哎哟我去。

番外完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