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C土豆泥

ヘ、いらしゃい!

钢琴和少年

我十分怀疑一个只能称作脑洞的东西真的需要标题吗。

脑补弹kawaii的nino少年。






距离学园祭上的钢琴发表越来越近了。

少年拿起用朱红色布包起来的黄水玉便当盒塞进书包,随便叼住了一片果酱面包就急匆匆出了门。

“翔!牛奶!”

“来不及了!下课之后我会去买的!”男孩子跑出家门几步,又折回来,“我出发啦!”

几秒之后,门口响起了自行车的铃铛声。呼啦啦地,像一阵风。

“真是的,”妈妈把牛奶倒进自己的杯子里,用格子图案的围裙擦擦手,小声自言自语了起来。

“学园祭那天,要不叫上小智的妈妈一起去看吧。”




每年学园祭的压轴,就是校乐队的合奏。而其中最最瞩目的,又莫过于一段钢琴独奏。

说起钢琴,指挥的神户老师有三个宝贝。一是托工匠订制的,一件金银丝织锦黑留袖, 是神木老师的外婆传下来的家宝;二是音乐学院毕业时,和那位心仪数年的带金丝边眼镜的教授的合影;最后一件,就是那架kawaii立式钢琴。准确来讲,这是校长为了提高学校硬件设施的大手笔,并不是神户老师的私人物品。但作为学校最尽心尽责,同时拥有最高音乐素养的老师——虽然同办公室的佐藤老师一直对这一点持质疑态度——那么热爱,并且保护这架钢琴,神户老师必然义不容辞。

那可真是一架好琴。不论是琴键的触感上,演奏的音质上,还是惊人的价格上。开学式上不敢恭维的校歌曲调,也似乎在这架钢琴的低吟下恍若天籁。

每每抚过,樱井少年都不免叹息:费了好大的劲得到的钢琴手的位置,怎么也要好好珍惜。

毕竟,这架琴所有的优点,还要再加上一条——





“nino!”

清晨的校园里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安静。超市里吵闹的长身体的少年,课间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笑声,这会儿都被魔法埋进了被子里,等着被圆滚滚的闹钟摇头晃脑地唤醒。

男孩子和熟识的花房爷爷打过招呼,经过鳞次栉比的教学楼,在迷宫一样的走廊里穿梭,最终在音乐教室门口停下了脚步。

随着少年的呼唤,叫做nino的少年回过头,琥珀色的瞳孔深处渗出笑意。

“翔君,你来啦。”



“今天状态很不错啊。”栗色头发的少年从窗台上跳下来,微微歪着头,冲樱井翔鼓掌。“这样学园祭的钢琴独奏,一定没问题了,”又冲他眨眨眼,“我的小钢琴师?”

在少年的注视下樱井微微红了脸。

太热了,大清早的,太热了。

樱井少年心虚地抹抹脸。

“哪里,都是nino的功劳。连神户老师都说,我最近进步很大呢。”

少年摇摇头,轻轻笑着。

这个时间,太阳刚刚升起。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溜进来,来没来得及伸个懒腰,就被少年轻轻踩住。那么轻的步子,所经之处不比撒下一粒种子的声音更大。可刚一传入樱井耳中,种子就都破了土开了花,微微的爆鸣声一下一下打在心脏,又生出无数触角,轻轻挠拨。

而这一切的元凶在樱井身边坐下。双手抚上键盘。

“四手联弹。要不要试试?”

从音乐教室流出的琴声,提起裙裾,转着圈迎接了每一位踏进学校的同学。



“翔君又提早了,”相叶雅纪边走边看了看时间,“他这样搞得我这个萨克斯手压力山大。”

“啧。”松本润浓眉一皱,“总觉得肯定有猫腻。”




猫腻甜甜一笑,某个勤奋的钢琴手应声一抖。

猫不猫不知道,这腻嘛,肯定是腻的。







“nino。”

“嗯?”

“等学园祭结束,我还见到你吗?”

“fufu。”

穿着小西装的少年捂着嘴笑了起来,俯过身子,悄悄在樱井耳边说了什么。






樱井翔,17岁,人生目标分别是长到一米八,考上音乐学院,以及赚很多钱,来把一架白色立式小钢琴带回家。





空气中又流淌起琴声。

而新的一天,才要刚刚开始。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