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C土豆泥

ヘ、いらしゃい!

妈妈问我为什么写国内军事题材。


可能是因为我快退伍了吧(ಥ_ಥ)


非常雷,极其雷,惊人地雷。


国内题材雷,军内题材更雷。


加一起雷上雷。








二宫和也手下带过的兵,没几个比他还优秀的。


除了樱井翔。


他下连的那年秋天,二宫和也就退了伍。


临走在火车站,他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捏了樱井翔鼻子一把。


“你……”


樱井翔张了张嘴想说点一路保重之类的话,却觉得喉咙被堵住一样,什么都没说出来。眼睛里却闪闪的,眨一眨就要落下泪来。


“你可别哭啊。”


“什么啊,”说话间已经带了鼻音,“这一年多我就哭过两次。”


还都是因为你。





对于野战的,带新兵算是享受。应该说,是极高的享受。可以用电子产品,不用每天高强度训练,有人伺候着不舒服了还能出出气。


啧。二宫和也白了连长一眼。我是那么恶劣的人么。来年就退了,我不过就是想没事儿能打个游戏。


连长没说话,扔给他一份报名表。


全军大比武。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在位一分钟,发光六十秒。


那就去呗。


不出意外地拿了个名次回来,改天就上了军报头条,占了大半个版面。二宫和也趴在草丛里,身体紧绷,脸颊紧贴95式的枪杆,帽檐微微下压也遮不住的锐利目光定定瞄正准星,手指微触扳机,活脱脱的标准狙姿。


相叶雅纪一捅他。嘿,冠军,你看见你照片没?


哦,二宫和也挖挖耳朵,都是摆拍。




所以当樱井翔梗着脖子和他说,我在报纸上见过你时,二宫和也并不奇怪。


哟,你还看军报?


被问话的人此时正撑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打湿了一地。


樱井翔没答话。他又把头低了下去,狠狠地咬着嘴唇,身体微微发抖。


二宫和也嗤笑了一声,转身对着背后已经累得面色苍白却仍旧努力站直的一排新兵努努嘴。看见了?叛逆少年就是这么个下场。


又转过头。嘿,起来吧。


樱井翔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全身发麻无力,差点歪倒在一边。


“啧,要站不稳你就继续撑着去吧。”


起因很简单。三班的班长甩了樱井翔一盆臭袜子,出其意料被拒绝了。


“我不是来伺候你的。”


被三班长一脚踢到二宫和也面前时少年还是一副认打认罚就不道歉的架势,三班长的态度摆明了这事儿必须好好解决解决。


“行吧,都能耐。因为樱井翔的原因,二班的,现在全部上跑道,5公里。”无视了小伙子们痛不欲生的眼神,他看向那个因为这句话而表情抽动的始作俑者。


“要罚就罚我一个,和他们没关系。”


“别能耐了,俯卧撑撑着去吧,他们什么时候跑完了你什么时候起来。”


那是二宫和也第一次罚樱井翔。他其实没怎么生气,甚至事后还告诉三班长以后找他自己的兵伺候他。


但是他必须把他磨圆了。

过刚易折,特别是在这个环境里。


看着少年亮晶晶的眼睛,二宫和也琢磨地上那摊水,有几滴是眼泪。





樱井翔倒是很争气。打那以后再没哭过,哪怕是和家里打电话的时候。


这往往是新兵连三个月最煽情的时候,再高大的小伙子,刚叫一声妈,就泣不成声。


平时谁也不会提起家的话题,谁也不会提起妈妈。


二宫和也看着那个肩膀微微颤抖的男孩子,却始终不带一声哭腔。


“挺好的。都挺好的。没事儿,我一点儿也不后悔。”


他想,他可能有点喜欢这个男孩子了。







下连时樱井翔的单兵体能已经是全连最优了。21分的负重5公里和考核时耗时2个小时的2000个仰卧起坐,再顶了个名牌大学生的头衔,惊动得视察的副军长说什么也要见见这个人才。


“我想去X部野战团。”


少年说这话时表情没有一点波澜,倒是给他身后的士官心里投进了一块大石头。


“二宫和也,没记错你就是那个团的吧?”领导笑得十分慈祥,“有志气,和你们班长好好学学,全军第一的射击。”说罢拍拍樱井翔的肩。


二宫和也不忘在他身后陪了个笑脸。





“很苦的。”


“我不怕。”


“我记得你爸是那个谁……”话没说完被樱井翔瞪了一眼。


“你还敢瞪我了……”


“我不怕,”少年直直地看着二宫和也的眼睛,十八岁的肌肉充满年轻的力量。


“我想跟你走。”






二宫和也退伍前一天,樱井翔偷偷揣了两罐啤酒去找他。


“这位同志,禁酒令都下了小心我告诉连长。”


“你告呗,正好把我开除军籍,和你一起回去。”


二宫和也苦笑,伸手想摸摸少年的刺头,却被躲开。


“还好我们老家是一个地方。否则等我退伍了,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你去。”


“喂,别这么伤感嘛。我早就定了今年退,学校的学籍可就给保留三年。我要是没上成大学……”


“我毕业了养你。”


“神经病。”二宫笑了起来。


天台风有点大。楼下巡逻士兵的手电筒四处晃晃,樱井翔和二宫和也猫起了身子。


“你回去吧?小心连长查铺。”


樱井翔却不说话,拿了一个拉环套进二宫和也手指。


“能不能再老套点?”二宫拿另一只手扶上樱井翔的脸,“当我小姑娘呢?”


樱井翔捉住那只手,“你可一定要等我回去。”


他感觉自己在那样炽热的眼神下忍不住脸上热了起来。别开眼睛,抬头看见满天繁星,银河好像呼啦啦一声,向着他的心口倾泻下来。




“……嗯。”



fin.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