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C土豆泥

ヘ、いらしゃい!

算是七夕贺文?

我是M,说要我就写了——

上午着急赶的没质量,虽然不赶也没质量←_←

随便看看就好。反正又是董浩叔叔讲故事风。←_←



梅霖初歇,山茶染绛。

樱井翔想起十年前师父埋下的青梅酒,应已成熟,可以挖出起封了。

是在哪儿呢?山后的秋海棠旁,还是山头的迎客松下?樱井翔有些记不起来了。毕竟埋下时,他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终日只惦记着削陀螺和捏糖人。




“师父!王大娘给我捏的青蛙把我的蛐蛐儿吃啦!”

小刺头为了抓青蛙滚了满身泥,肇事者此时被两只小手紧紧捂住,只露了一条小缝,传出呱呱叫声。

不出意料一个弹脑瓜壳儿:“王大娘的青蛙专吃不听话的小孩儿的蛐蛐儿!昨天你非要买,大娘不是告诉你记得及时吃?现在好,你自个儿养着吧!”

小刺头一脸的委屈,“我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活了嘛!师父,再陪我去后山抓蛐蛐儿好不好?”

回答是一个乒乓作响的小竹笼和师父的一吹胡子,“自己去!”

嘿,上面还栓了铃铛哪。




小刺头背着平日采药的小竹筐,拎着蛐蛐儿笼,长舌头的绿色小动物卧在筐底,咕咕咕咕,丁零当啷。

山里总是有数不尽的新鲜玩意儿,在抢了喜鹊窝里刘丫头的镶珠头绳,打结了两只蚯蚓后,小刺头很快就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蛐蛐儿笼不知何时被丢在了草丛里,笼子的主人正试图安抚怀里一只奋力挣扎的兔子。




“喂!你快放开爱拔酱!不然我叫人啦!”

小刺头抬头,东张西望了一阵,终于在一块木桩旁边发现了一只神气活现龇牙咧嘴的小狐狸。

趁着这个晃神,大白兔子终于奋力一跃,逃离了远近闻名的混世小霸王怀里,迅速躲到小狐狸身后,眼角还挂着一小滴眼泪。

“nino!就是他!”

小狐狸颇不屑地上下打量了刺头一番,胡子动了动:“哼,敢动我的人,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

没来得及吐槽这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台词,刺头却眼尖地发现对方橘色的颈毛上拴着一抹铜黄,似乎还随着呼吸起伏发出隐隐的声音。

刺头突然灵光一闪:“你偷我的铃铛!”

狐狸也竖起了耳朵:“我没有!这是我捡的!”

刺头虽然号称集仙镇第一小霸王,不过最大的优点就是出奇的大方。他也学着狐狸的样子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算了,看你这么可爱,就送给你了。”



……你才可爱!你全家可爱!///



没注意狐狸的羞赧,刺头又兴高采烈地开了口,“我叫樱井翔,我师父是医生。我师父可厉害啦,”手舞足蹈地比划,“有这——么厉害。”

狐狸犹豫地拿爪子扒拉扒拉土,露出了一个隐忍的表情:“二宫和也。”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爹娘也可厉害啦。也有这——么厉害。”

兔子急得从身后蹦出来:“nino你倒是快揍他啊!”


“我以后还来找你玩。”

“……随,随便你。”

但孩童的承诺果然大多都是戏言。当天樱井翔又滚了一
身泥回去,把他师父气得吹胡子瞪眼。

“明天就去私塾!哭也没用!”




“大骗子……大骗子……”

二宫和也念念叨叨地和面做巧果。偶然翻出的铃铛让他不禁回忆了三分钟往事,又突然记起今天的日子,微红了脸去隔壁刘姑娘家讨教巧果的做法。

大骗子正拎着刚挖出来的青梅酒,和路上没抵挡住阿智推销买下的青鱼。

“根本就是强买强卖!”青年义正言辞地宣布,又忍不住瞄了一眼正在吐泡泡的动物,“nino我想喝鱼汤。”

“先拎出去养着,有酒喝什么汤,”凶巴巴的口气还是敌不住某人眼巴巴的目光,“……明天给你做鱼汤。”

看着青年手舞足蹈出去找盆,二宫和也才偷偷摸摸从厨房里端了一盘刚做好的点心。


说起来,他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得到这个认知的小狐狸不由得坐在餐桌旁生起了闷气。什么都不记得,亏我还……

青年进屋,丝毫没有发现二宫和也的小情绪,急急忙忙开了酒:“好香!”

眼睛一转看见桌上的小点心,愣了几秒才吭吭笑出来。

“nino,先不喝酒了,”一把拽住还在生闷气的小狐狸,“陪我上趟山。”





夜里的深山,云升石巅,溪流山涧。倒是听不见知了声,草丛里的蛐蛐儿伴着蛙鸣,间或穿插一声婉转的莺啼。

“我刚刚就是在这儿挖的酒,”青年放下手里拎的花雕,另一只牵着的手倒是没松开,“我师父埋过青梅,还埋过花雕。你知道埋花雕意味着什么吗?”

二宫和也红着脸摇了摇头。




“今天是你师娘和我成亲的日子。”

一锄头一锄头挖下去,终于碰到了硬物。

“轻点!别砸破了。”

樱井翔看着师父从土里挖出一坛完满光涧的陶土罐,眼神温柔怀念。他听着师傅告诉他:

花雕,新婚之夜埋下,花甲之年方可开启。它被掩埋,不是为了追悼,而是为了诞生。

“你师娘要是还活着,今天也能尝尝这酒的味道了。”

樱井翔听得模模糊糊,却莫名记住了。

记住了那天是七夕,也记住了花雕的味道。




樱井翔捏着小狐狸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等我们六十岁,再来挖它可好?”



王大娘捏的一竹篮喜鹊都活了。青蛙搭了个顺风车,远远地飞向银河,撒下一路铃铛声。

花前月下,小情侣们铺了草席,在井里冰上果点,浮瓜沉李,溽暑潦香。一阵风吹过,整个星系都向着一个方向流动,传说在这一天许下的诺言,都会成真。


他听见他的小狐狸在挠挠他的手心,又不好意思地抖抖耳朵后,很轻很轻地说——


“好。”


fin.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