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C土豆泥

ヘ、いらしゃい!

メリクリスマス

没什么内容的小故事。兽化(?)有。注意避雷。

我也不知道2y还是y2。有什么不妥再删吧。

三无。随便看看咯。



吃力地把最后一瓶塞紧木塞儿的榛子果酱搬进地下室里,樱井翔关上了很有些年头的松木门,又细心地锁上。

随手把钥匙套在脖子上,提起脚边的油灯,然后吭哧吭哧费力地爬上楼梯。


你知道,不能把胖怪罪在一只仓鼠身上。

更何况,那还是一只大眼睛的可爱仓鼠。

既然是独居,准备建地窖时当然不打算挖得太深,无奈食物存储量竟然和以前在老家时不相上下,通往地下的楼梯也就一年比一年长了起来。

改良版的地窖还是很具实用性的。

特别是在这样的季节。






这样一个,冬天来临的季节。

头天相叶先生来串门,除了带来了酱萝卜干,还有一只红黄相间,看起来温暖柔软的袜子。把它展开了平铺在地板上看上去那么大,几乎可以做睡袋了。

“说到冬天当然就是我的生日和圣诞节呀!”

兔子先生把酱萝卜干一瓶瓶搬出来,然后把袜子扛上肩,一蹦跳上床,拴在了床头台灯上。


“这样圣诞老人就会送礼物来了!”





“地窖里要放不下啦……等等相叶雅纪你今天出门又没穿鞋!”






曾经他才不相信什么圣诞老人。


在他还是一只小仓鼠的时候,也固执地每年在床头挂一只袜子。早上醒来时一边揉着眼睛还不忘急急忙忙去看,床头却空空荡荡。撇了撇嘴就想哭,却发现袜子因为装了太多开心果掉在地上,鼓鼓囊囊地滚到了拖鞋旁。


童话最终终结于小学毕业那年的圣诞节在垃圾桶里发现的开心果包装袋。


生气地把垃圾扔掉时,樱井翔暗暗决定再也不要挂什么圣诞袜子了。一直到长大成人(鼠?)从家里搬出来,圣诞节顶多也就是变成人类去挤挤攘攘的市里买几块圣诞限定草莓蛋糕的程度。


那只差点随着开心果包装袋一起进垃圾桶的旧袜子被相叶雅纪拿了回去,免遭厄运。

“我妈都不让我挂!还说要是真的有圣诞老人就让他把我带走。翔酱你可真幸福!”


隔天相叶雅纪气喘吁吁从隔壁班找到樱井翔,严肃地宣布真的有圣诞老人。因为他妈不可能会在他刚刚弄丢一副棒球手套后又送他一副新的。对此樱井翔十分成熟冷静。


“爱拔酱,你回家以后还是谢谢阿姨比较好。”





成熟冷静的无神论者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终于习得了在人类世界生活的全部知识,从学校毕业后的第一次圣诞节,竟然真的遇到了圣诞老人。


在那家大老远就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蛋糕店,在拥挤的柜台之后,有一个个子小小,茶色眼睛的圣诞老人。





妈妈——

我,我真的遇见圣诞老人了。

圣诞老人……真好看呀。



装过开心果和棒球手套的袜子现在被洗得干干净净,静静躺在床上,被夕阳涂上一层橘红色,就像刚做好的橘子酱。

樱井翔看着它愣了神。连一只蜜蜂停在耳朵上,也忘记了驱逐。



还没有到圣诞节,现在向圣诞老人许愿会实现吗?圣诞老人他,会喜欢我家的冒尖的槐花蜜浇布丁吗?





没等樱井翔下定决心,冬天一眨眼就到了。


但对于二宫和也来说,现在显然不是考虑布丁的季节。



毕竟人类世界的圣诞节,要忙的事实在太多了。

要去河边看烟火的人和要去市中心的钟楼跨节的人们堵成一团,喇叭声响成一片。各种店铺纷纷挂上“sale”的牌子,戴上圣诞帽和驯鹿角的店员们分发传单,声嘶力竭地招揽顾客。尖角的绿色松树一圈圈绕上彩灯,点上一颗金色的五角星,齐刷刷地种满通往河滩的马路。

二宫和也并不想和谁去看烟火,也并不想约人去听钟声。他依旧像过去几年那样,在这几天来同一家蛋糕店打零工。

因为每年一次,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到想见的人。





那个礼仪周正,有着大眼睛,乌黑头发,戴格子围巾,散发着雨后森林味道的青年。



那天一起打工的浓颜小哥惯例年末发了烧,他正忙得焦头烂额心想明年一定不干这倒霉兼职时,店里的圣诞树被小孩推倒,装饰品哗啦啦撒了一地。

几乎抱着闭上眼睛昏死过去的心情,再睁眼时却看见那个大眼睛青年已经把树扶正,眼下正努力固定。忙不迭地一边道谢一边过去搭手,一个没防备被青年灿烂的笑容闪了一脸。




一见钟情也不过如此吧。

虽然是在平安夜拥挤的街头蛋糕店,虽然自己还粘着圣诞老人的胡子,虽然身后还有顾客不耐烦的催促。


但二宫和也从这一刻决定,明年开始,再也不粘这傻乎乎的胡子了。






“还没来?”今年竟然没有发烧的浓颜小哥抽空凑过来和二宫和也搭话,“不过也还好,这还不到12点呢,今年特别堵。”

“唔……”二宫和也飞快地扎好蝴蝶结,语气却有气无力的。“J你还好吧?有没有不舒服?”

“我没事儿啊,倒是你,”凑到耳边,“今年是chance啊chance。”

“什么chance,”二宫微微红了脸,“松本润你没事儿就快过去,客人叫你呢。”


难得被叫了全名的青年吹了声口哨,溜达着去忙了。




手上的蛋糕发出甜腻的香气,却还是比不上那人身上不可抗拒的气息,回忆了一会儿,心跳都逐渐加快。


不料手上一个不稳,丝带缠错了位,眼看着纸盒子笔直坠落下去——

又是那双熟悉的修长干净的手。



二宫和也捂住脸。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手忙脚乱的狼狈样儿呢——





“还好吗?”

清爽的声音,气息,扑面而来填进指缝里,挠得人直痒痒。上一次听到这个声音是一年前吧,那年他忍不住叫住他,磕磕巴巴用了一个现在几乎想不起来的拙劣借口想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却换了对方一个歪了歪头的抱歉笑容。

“不好意思,我还没有手机呢。”

现在哪有人不用手机啊,二宫和也沮丧地想,借口也太烂了吧。

所以连做个朋友都不行么?






“对不起啊马上给您重包一份,”看见二宫傻愣愣地抬头盯着人家瞧,松本润扶了扶额,从柜台另一边挤过来,抢过二宫手里的包装盒对着一边莫名其妙准备拿蛋糕的姑娘道歉,“这家伙今天发烧,神志有点不清楚。”

青年立马一脸的担心,“生病了还这么忙?要不要我帮忙?”

“没事没事,”终于恢复状态的二宫和也手脚又麻利起来,“还是老样子?”

“嗯,草莓蛋糕两份。”提起吃的,青年语气又愉快了起来,“你真的没事吗?我家有今年刚采的槐花蜜,你要不要?”

“你是在约我去你家吗?”冷静下来的二宫和也随口调侃了一句,把蛋糕递过去,“开玩笑的。”

对方却是一脸认真,“你愿意来吗?”说着又想了想,“可是有点远,在森林里呢。”

并没有注意到不得了的信息的二宫和也被青年认真的语气又闹了个红脸,“我,我这几天很忙……”

“这样啊……”青年露出有点失望的表情,似是微微叹了口气,想仔细看清楚却已经调整出一个笑容,“那真是可惜啦。”



“那我走啦?”




呆呆地目送那人的背影出门,甚至连谢谢光临都忘了说。直到被客人的声音拽回现实,才挫败地意识到今年的机会又已经过去,而且表现得比去年还不如。

他穿着一身毛绒绒的红色圣诞老人服,因为热脱掉了帽子,头发被压得没什么形状,讲了些没头没脑的话,还被汗水迷了眼。

街上放起了当红偶像三宫和也的メリークリスマス,店里瞬间被轻松愉悦的气氛充满,女孩子兴奋地小声议论,轻轻跟着哼唱了起来。


赤、白、绿で赈やかな 街の中ヘタクソな笑颜で

隣の君は 100%の笑颜をケーキに添えて

冬の駅前 星空の下に 并んでるサンタクロース达

寒い身体とは裏腹 このままでいたい


“发什么呆?”松本润推他一把,“还不快追?”

“……什么……狗血的台词……”


“吐槽就留到回来以后,”松本润伸手帮二宫和也抓抓头发,“你帮我顶了那么多班,今天就交给我吧?机会就这一次,明年我可又发烧了哦?”

  

まだ何も仆ら知らない ありがちだけど奇迹 帰り道は同じ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更来不及换衣服,就一头热冲出了店门。街上人越发多了起来。还有不到十分钟,圣诞节就要到了。而恋爱魔法带来的勇气,也会随之消失吧。

只有跑起来了。




梦中で そう梦中で あの素敌な 笑颜に会いたくて

急いで そう急いで 人混みかきわけて だって君に会いたくて

このままの仆らじゃ 终われない



好不容易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想要呼唤却发现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原来自己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啊。

其实有跟踪过他一次。像个变态的stk一样,从巴士站一路尾随到市郊的山林附近。刚下了车就跟丢了,夜里的郊外露气又重,连打了几个喷嚏后还是颇不甘心地选择了原路返回。

究竟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二宫和也又不笨。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


“喂!”全力喊了出来,引得行人频频侧目,自然也引了马路对面的他回头。

端正好看的五官瞬间组织出一个笑容。

“二宫先生——!”

信号灯由绿变红。

“来我家做客吗——?”


「真っ白な 雪の中 なんかケーキの苺みたい?

  

そんなこと言って笑う 君にただ见とれてしまうから

  

“我买了手机!也从学校毕业了!你愿不愿意——”

圣诞老人跑过马路,拥抱了一个笑容灿烂的青年。

圣诞的钟声敲响了。

你愿意,做我的圣诞老人吗?




呼吸を整えて 最後に一言「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fin.

又是这种迷之大风车风。唉。

别吐槽我QAQ

评论(7)

热度(55)